锦瑟无端五十弦

可以叫我锦瑟^o^
其实混的圈子非常多,比如全职凹凸魔道balabala……所以没事闲的可以来找我聊天啦~
特别话唠!真的!跟人唠嗑的字数与写的文字数成反比……
杂食党,只要粮好次就行无所谓哪对
♪‎( ᷇࿀ ᷆ و(و "

【相声】秀家瞎说

名字瞎取的,大概就是一个表面上是魔道和天官实际上充满了渣反的……

没啥逻辑就乐呵乐呵……

第二期什么的……不存在的。

魏:观众朋友们大家好!

谢:大家好大家好,欢迎来到由“春山恨本子贩卖一条街”独家赞助的《秀家瞎说》第一期!我是仙乐谢怜。

魏:魏婴魏无羡。

魏:哎可能有的观众朋友就会问了,为什么这节目是我和谢……嗯,太子殿下一起呢?

谢:唉惭愧,区区破烂神,还是叫我名字吧。

魏:好的殿下,没问题殿下!言归正传,这是为什么呢?其实节目组本来想顺带邀请沈仙师的……

谢:但是奈何沈仙师一看到赞助商就打死不来呢,说什么……影响什么格?

魏:对对对,所以说这节目组一看,左右找不到人,干脆就你俩吧!

谢:是的没错,说起来我身边这位啊,那是鼎鼎大名如雷贯耳,我也是仰慕已久。

魏:客气客气哈哈哈。

谢:女信徒们天天祈愿“忘羡一生推啊推了生一堆”……

魏:这个意义的如雷贯耳啊……

谢:是啊,还给咱取了个称谓……比方说,二嫂?

魏:三弟媳!……咳咳扯远了,今儿个咱一起聊呢,主要也没啥讲究,说就随便瞎说点啥不至于冷场就成。

谢:那好办,咱就聊聊在座各位,如何?

魏:那敢情好啊,那先从谁说起呢?

谢:那当然是……


魏:今天推脱没来的沈仙师及其高徒了~

谢:哈哈哈哈这样编排大嫂是不是不太厚道。

魏:不怕,天塌了蓝二哥哥顶着,是吧蓝二哥哥?

谢:说到这沈仙师……

魏:就不得不提这春山恨,咳咳插播一下,春山恨本子现在大促销,三合一附赠修雅剑周边。

谢:只要二十两,还在等什么,二十两您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如加五两即可多赠正阳剑周边~欲购从速哦~

魏:哈哈哈哈殿下您真熟练,不过这春山恨哪,那是老话题了,没意思!

谢:那说什么,洛冰河的技术?

魏:哎那都多久以前的事了,那就跟我们那口子的天天似的,老生常谈,再说都过了这么久了,就是个an mo棒都早会一百零八种姿势了!

谢:您好像不小心脱口而出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魏:哈哈哈哈对不住对不住,殿下海涵,坏了,之前导演千叮咛万嘱咐的让我别带坏你,我这可是辜负党组织的重托了。

谢:哪能啊,跟您聊天多有意思啊,您接着说。

魏:我跟您分享个这俩的趣事吧!有回我们一起吃饭,我为了助兴,就干脆把天子笑拿上来了……

谢:我的妈呀,您没给您那口子喝吧?

魏:本来是想的,可惜蓝湛抵死不从,唉……我接着说啊,然后我就跟洛冰河拼酒嘛。

谢:您和洛冰河?

魏:是啊,我们一边行酒令一边喝的,沈仙师那边的都由洛冰河喝,我俩这边我喝嘛。

谢:原来如此。

魏:不过就洛冰河那个从小到大的乖宝宝能喝的过我才怪呢,别说他黑化了一次,就是黑化呢十次也甭想赢过我啊!

谢:哇,霸气!

魏:嘿嘿,然后洛冰河喝高了,大概准是酒壮怂人胆?这孩子突然就一拍桌子,一指沈仙师,大喝一声“师尊!”

谢:矮油?

魏:沈仙师也是你这表情,洛冰河喊“我跟你说!你不就是个受吗!人家的受都百依百顺的,我今天,就非得,重振夫纲!”

谢:哈哈哈哈哈哈,然后呢?

魏:“饭!我做!碗!……当然还是我洗!”

谢:……这有啥变化啊?蓝二为啥没禁言他啊?

魏:蓝家禁言术对他不起作用……听我说呀,然后他就开始哭。

谢:哭,哭了???

魏:嗯的,他说,“人家都是天天就是天天的,我想三天一次你都不让,师尊你就直说吧,是不是成了亲你就嫌弃我了觉得我人老珠黄了……”

谢:这……沈仙师也是不容易啊,天天跟带孩子似的。

魏:你还别说,人家沈仙师就吃这一套,基本眼圈一红,立马就搂着哄了。

谢:这可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魏:可不是?像我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一大好青年,不就栽一闷骚手里了?

谢:哈哈哈哈。


魏:说起来,你们家好像也是年下吧?但是好像没有这种烦恼?

谢:说来惭愧,平日里倒是三郎显得更为成熟一些了,我这哥哥当的名不副实。

魏:不要妄自菲薄嘛,我觉得你还挺好,要不是我有人了肯定去追你,什么花城戚容风信慕情的通通不足为惧,每天都带你去掏鸟窝逛夜市吃好吃的,才不让你管什么劳什子苍生呢!

谢:哈哈哈你冷静点,我听见古琴声了。

魏:咳咳,当然这是不可能的,毕竟我有人了。

谢:哈哈哈哈。

魏:不过看个电影还是可以的对吧?拉上沈仙师怎么样?

谢:行啊,看什么?

魏:就看——《太子殿下等等我之拉郎配无敌》!朋友,羡怜听说过伐?

谢:哈哈哈哈哈哈什么鬼没有售后的吧。

魏:说走就走!(拽过谢怜)喂喂喂沈仙师?出来跟我们浪呀,3p了解一下!

谢:那本期节目到此为止,我们下期再见!……等等你跑这么快干嘛啊有狗追你吗!

占tag抱歉,就是想问一下,第十章怎么选能得出跟方思明一生知己的选项!!!求大佬告诉我啊QAQ

【金钱】Sapphire

先试试会不会被屏

大概是卧底米x黑帮大佬耀


他把湿发随意拢了一下,也懒得披衣服,只站在落地镜前静静打量着自己。

那乌黑的长发在湿润时少了份光泽,颜色在其上沉淀下来,把本就白皙的肤色衬的有种惊心动魄的玉质感,胸前的一缕欲语还休地遮住那微微挺立的一点,而顺着那一缕滑下去的水珠,迅速地滚过紧致的肌肤,和精巧的人鱼线,以及更下方的某处,无声落地。

“到底是……不年轻了啊。”

他轻抚眼角一点细纹轻叹。



阿尔弗雷德推门的时候就看到了这种场景,原本兴致勃勃汇报的话语瞬间卡住,纯澈的天蓝色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

王耀转头冲他轻笑:“回来了?”

“是呀!”阿尔弗雷德笑嘻嘻凑上去,献宝似的把兜里的东西呈上来,“那个男的真的好烦,啰啰嗦嗦一个劲儿求饶,他给他那个小情人买的这个倒是挺好看的,就是跟他情人一点不配。”

他一面说一面把手里的东西递给王耀看,那是一块被铂金和碎钻包裹的蓝宝石手环,财大气粗的镶嵌了整整一圈,每一颗都反射的令人目眩神迷的光芒,只边缘一点不易察觉的暗红述说着这东西究竟是如何得来的。

王耀接过来对着灯光细细打量成色,那像是水天交接般自然温柔的靛蓝色在每个角度都呈现出不太相同的色彩,正似某人的眸色。

而在他打量时阿尔弗雷德却是在一直盯着他,水晶吊灯下,这人的白皙肤色更显得近乎透明般,加上这宝石折射出的光芒,简直就像是海底的某种柔软的半透明生物,在海水中温柔地摇曳着,蛊惑着每一个猎物,而在不经意时一击致命。

于是他像被蛊惑似的,伸出手抱住,嘴唇轻轻擦过那人脸颊,他身上还带着一点尚未干涸的血迹,在他动作时沾染到对方似羊脂玉的肌肤上。

“先生,”青年眨着那跟宝石无异的眼眸,放柔了声音试图撒娇,“我任务完成的这么好,没有奖励的嘛?”

王耀似笑非笑地捏了把他的脸:“带了个破镯子就来讨好我了?”

阿尔弗可怜巴巴瞅着他,手里的动作倒是一点不慢,分分钟把自己的衣服褪的干干净净,顺便把怀里的人精准无误的抛上床。

两人坦诚相对时青年下方的灼热就更加明显,阿尔弗有些急躁地亲吻着他,突然顿了顿,露出一个小孩子得到糖的笑容。

“先生,你也硬了。”

王耀气喘吁吁瞪他一眼,这简直是废话。

阿尔弗被他瞪的心神动摇,于是伸手握住他的那处,慢慢动作起来。

“嗯!……”

王耀惊喘一声,也不甘示弱的同样握住阿尔弗的,一起上下撸动起来。


两人先后释放出来时,阿尔弗还不甘心就这么被打发掉,于是蠢蠢欲动把手往对方后面探。

王耀握住他的手,低声道:“你该回去了,乖。”

他知道当王耀这么说的时候绝不是他欲拒还迎,而是他真的不想干什么了,于是只能乖乖穿好自己衣服离开。

出了房间的阿尔弗雷德维持着吊儿郎当的笑,一直进了房间,才轻轻拨弄了一下耳朵上的某处。

“你总算是知道给点消息了,要不然我都以为你爱上王耀,乐不思蜀不愿意回来了。”

阿尔弗嗤笑一声,把耳机拽下来扔进马桶里冲下去,静静盯着水的漩涡。

没有发泄尽兴的身体感觉格外烦躁,他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把自己陷进柔软的大床中。

“Fuck.”



王耀静静注视青年离开房间后,把自己藏在被窝里懒懒地刷着手机。

【语音消息】先生,您猜的没错,那家伙的确是把咱们明天晚上的交货地点告诉条子了。

王耀:知道啦。

王濠镜:先生,我不明白,您明明知道他是条子,为什么还……

王耀勾起唇角,满满打字。

“你不觉得,这是件挺好玩的事情吗?”

他顺手抓起床铺上有些硌得慌的东西,拿起一看,正是刚刚某人送的宝石镯子,于是他用手帕擦了擦。

突然他顿住动作,发现镯子里测的什么。

他眯着眼睛仔细看了看。

“Yao-Jones”

“啧,还什么从别人那抢的,小骗子。”

【黑三角】到底谁是电灯泡

联考太烦了根本没时间更文QAQ,就想到一个不正经的段子懒得细细写出来了,这么凑合着发一下脑洞吧。

ooc注意!!!

黑三角圈子里有三位太太,成三足鼎立之势,分别是金钱组 冷战组 红色组的镇圈之宝,各司其职,互不打扰。

冷战组的那位太太id“panda最可爱”,圈内统一昵称熊猫太太。

熊猫太太口味比较杂,几乎什么cp都吃的下去,所以产粮也是各家都不耽误,不过对冷战似乎尤为偏爱,不过粉丝们都明白,你可以向太太安利任何cp,只除了跟中/国有关的,一旦犯禁必拉黑。

其作品画风优美,线条流畅,更以其如同水墨一般古色古香的独特风格而在圈子里独树一帜,深厚的功底更是让他的每一幅画如同艺术品。

擅长使用各种大砍刀把任何题材的冷战都轻易画成be,且理由合理,情节顺畅,使粉丝们又爱又恨。

而其著名史向作品《加州向日葵》,更是因为其中精准无误的历史时间线,包含了无数的冷门历史知识,以及每一幅可截下来作壁纸的精致画面,被奉为冷战组的镇圈之宝。

相对于冷战组,金钱组与红色组本来是比较相通的,很多同人作品更是喜欢把这两组放在一起,然而红色组的“hero要吃汉堡”(粉丝昵称hero桑)和金钱组的“冬天会过去吗”(粉丝昵称冬太太)两位一向势不两立。

金钱组的冬太太,与另外两位相比沉默寡言,如不发作品绝不多说一句废话。

而其文笔也同样简洁易懂,文风朴实,没有太华丽的词藻堆砌,但因其时政梗玩的6到飞起,且似乎总能得知许多普通人得不到的消息,在圈内同样名声赫赫。

短篇长篇都十分擅长,有甜有虐,让人心情忽冷忽热宛如坐过山车一样刺激。

而红色组的hero与另外两位不同的是,他喜欢产的是MMD,不仅用的全是自己的模型,就连服装背景之类都是自己制作,且舞蹈动作流畅自然,表情更是没的说,再加上其一向人气极高的剧情MMD,在圈内向来有“英雄出品必然精品”之称。

就这样吧其余的大家就自行脑补三人同行都在脑补另外俩的jq以及总感觉自己在发光的神奇画面……


其实本来看见自己破百了超开心哒,很想多更新点什么回报一下,但是高三生实在是……QAQ总之谢谢大家啦


【黑三角】东方 (二)

一如既往的前文见主页,哪位大佬教教我手机党怎么放站内链接啊……

  
  
  一直到第二天吃早餐,一年级斯莱特林们都在兴奋地探讨着这件事。
  
  “梅林啊!那个拉文克劳真是胆子太大了!竟然敢直接上手摸——你看到当时那个hero的表情了吗?真的太有趣了!”
  
  清脆的刀叉触碰银盘的声音传来,不大,却成功让这些小斯莱特林们闭上了嘴。
  
  铂金色头发的一年级领袖冷冷地瞥过去,轻声道:“莱维斯,如果你学不会怎么好好说话,那就至少试着像个哑巴一样——闭嘴,好吗?”
  
  被他点到的可怜孩子抖了抖,不敢反驳,只好低头往嘴里塞东西试图掩盖过去。
  
  
  而大家明白,这位小小年纪就有如此话语权的小领袖生气的原因,并不只是因为被摸头,更多的,是因为那个他从刚入学就看不顺眼的那个一年级格兰芬多。
  昨天那事发生后,老师们意外的没有生气,可能也是因为有惊无险的缘故。而当事人之一阿尔弗雷德,竟然被神奇的钦点为格兰芬多魁地奇球队的新的找球手。
  
  而如果说这还不够让人大跌眼球,那伊万同样被招收为斯莱特林的找球手这一点,就足以让人窒息了。
  
  
  而这位新的斯莱特林找球手正是在生这个气,一想到以后不仅上课要常常跟那个讨厌的四眼见面,就连魁地奇——他本来很喜欢的运动,都变得有点不顺眼起来。
  连带着,他对昨天那个莫名其妙救下他俩,还敢胆大包天碰他头发的那个拉文克劳,也格外没什么好印象了。
  
  
  
  “哎?”王耀吃惊地看向跟他八卦的室友,拉文克劳的气氛总是格外和谐,桌上向来都是一片老干部似的求学气氛,而这气氛在王耀来了之后更加变本加厉。
  “才一年级就参加魁地奇?”
  
  “对啊!”室友兴奋地点头,“这可是太罕见了,我敢说,你纵观霍格沃茨校史这么多年,都绝对没几个这样例子!”
  
  “不,我是说,”王耀皱着眉往手里的面包上抹草莓酱,他其实一直不太适应的来这玩意儿,外国的饮食习惯总是让他难以理解,比方说一大早就吃一些肉和甜食而不是喝点热气腾腾的粥或汤什么的,胃都要痉挛了。
  “这么大点的小孩儿,不好好学习,瞎搞什么魁地奇。”
  
  室友:“……”
  
  旁边的仿佛在学习实则竖着耳朵听的拉文克劳们集体叹了口气,深感国家之间的教育差异是多么恐怖。
  
  
  当然,此时还十分理直气壮对他国教育问题表示不屑的王耀完全没想到,不到半个小时,他就再次尴尬地与走廊中的红色和绿色阵营撞上了。
  
  彼时一年级斯莱特林正扬起下巴,看上去趾高气扬的对格兰芬多挑衅着,而王耀清晰的听见了其中的“泥巴种”……
  
  这当然不是什么好词,于是他看见格兰芬多中的那个眉毛很特别的二年级脸色沉了下来,毫不客气地回敬了一句“阴冷的小毒蛇”。
  
  好吧,很显然,外国人似乎没什么所谓的“尊老爱幼”传统。
  
  而当他终于看见双方都跃跃欲试要拔魔杖的时候,终于无奈地清了清嗓子,吸引众人视线。
  身后的室友干巴巴的“哇哦”一声,言不由衷地赞叹他:“勇士。”
  
  “这也没办法不是?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打起来,而且事实上,我还记得,我似乎还是级长呢。”王耀压低声音快速说道。
  
  另外一人哭笑不得:“梅林啊,这时候你倒记起来你是级长了,说真的你可以别去惹事,那可是布拉金斯基……喂!”
  
  
  当王耀站出来后,他才发现,他好像确实有点突兀,尤其当他注意到斯莱特林领头的那个孩子十分微妙地瞅了他一眼之后。
  
  “呃……”王耀尴尬地挤出一句,“打扰了,那个,你们好像有点……挡道了?”
  
  格兰芬多:“……”
  斯莱特林:“……”
  
  伊万皱着眉看他,这孩子无论怎么不高兴说话的声音都总是软软糯糯的,这就让他的嘲讽很多时候有一种翻倍的效果:“学长,旁边那么宽的一条道,够过三个并排走的泥巴种呢,哪怕是琼斯先生这体型,过去一个应该也是不成问题的吧?”
  
  阿尔弗雷德不满地叫嚷:“到底是谁体型更可怕啊!你这头北极熊!”
  
  眼看对方似乎手也伸到了魔杖上面,阿尔弗也正打算抽出魔杖来个大招什么的,尽管他现在还不会什么魔法,就感觉眼前一暗,拉文克劳笑眯眯的给他往嘴里塞了一块糖。
  “……”
  
  阿尔弗下意识嚼了两下,一股浓郁的奶香味散开,以及他后知后觉嗅到的空气中东方人留下的一点淡淡的甜香味。
  
  他看了看对面,果不其然看到伊万也同样被塞了糖,而且斯莱特林的魔杖明明已经抽了出来,却被那人显得轻而易举地按住了。
  
  王耀四处看了看,见不管是伊万身后的那一批还是阿尔弗雷德身边的两个二年级,都一脸震惊的样子,于是又一边塞了一堆糖过去。
  “乖,都有份。”
  
  
  亚瑟柯克兰心情复杂的接过,下意识维持绅士礼仪地道了谢。
  
  
  一直等黑发拉文克劳带着人施施然走远,阿尔弗才反应过来。
  
  美人第一次摸他头发第二次就喂糖!这是什么迅速的发展!想必本垒打也是指日可待了哎嘿嘿~
  
  就是不爽那个北极熊也跟他一个待遇!
  
  他这样想着看向对面的伊万,果然看见对方还在一脸愤愤的嚼着嘴里的糖,王耀给他们的糖还格外的粘牙,嚼起来基本就什么形象都没了。
  活该,装模作样的斯莱特林。
  
  阿尔弗快乐地想。
  
  亚瑟懒得看他这位表弟蠢兮兮的傻样,转身跟上弗朗西斯,一直走远一段阿尔弗雷德还能勉强听见亚瑟的抱怨声:
  
  “都是你非要说什么给他壮胆,要我说不用搭理这小子也完全无所谓。”
  
  “哈哈,怎么说也是格兰芬多的,万一被揍一顿都丢格兰芬多的脸。”
  
  “得了吧!你没看见那位级长的表情,就好像看见了一帮街头打架的小流氓似的……”
  
  
  那有什么关系。
  阿尔弗撇嘴,反正至少他把那个斯莱特林也气的够呛,这就足够了。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刚刚随意一瞥,好像看到那只小毒蛇脸红了?
  
  
  假的吧,就那个家伙平常那拽了吧唧鼻孔朝天的样子,也能脸红?
  
  绝对是看错了。
  
  
  
 

【aph/联五】这个神奇的游戏(大概是……上?)

联五boss设定,论坛体
  
【就是想问一下,有大佬过了那个最新出的副本了没……】

问题描述:
如题,我tm在这块卡了俩星期了!!!求攻略求开挂!!!

1L
没有。

2L
这个游戏还把这任务标为“困难,”困难?!!这简直就是史诗级别了!!!

3L
来来回回刷了这里上百次的我微笑告诉你,根本没办法,我想弃游。

4L
上百次算个毛……我都刷了得有上千次了……

5L
这个副本真的神了,表面上说的好听,什么只要过五个任务中的任意一个即可,那也是得能过啊!我一个都过不去好吗!!!

6L
别说别的了,就说【怒海狂涛】这个任务吧,辛辛苦苦刷了各种勉强到boss面前了,那个叫什么穷死的boss一边啃着汉堡一边随手一招,我血条瞬间就tm清零了!!!我去年买了个表!!!

7L
楼上你是有多想不开过怒海狂涛,被秒杀的感觉很美妙吗?像我,安安稳稳的过【铁塔尚在】,开心的一笔。

8L
免了免了,穷死的确是秒杀没错,但是人家至少给你个痛快,像胡子君,是温柔没错,温柔的慢慢磨死你……

9L
胡子君是啥哈哈哈,我觉得那几个boss长得还挺帅的哈哈哈

10L
这个貌似是【雾都孤儿】那关的boss亲口认证的,说什么胡子混蛋,于是就被广大玩家记下来了……

11L
Boss是很帅没错,我都怀疑这次的画师是不是换的乙女游戏的人了,可是根本过不去再帅也没法刷好感度有什么用啊!!!

12L
你们没人试试【凛冬将至】那关吗?我都要刷上瘾了,大魔王那个冰刷的一下绽开的技能太美太爽了嘻嘻嘻……

13L
楼上已疯,直接拉走吧。

14L
要说爽我觉得还是从穷死那里比较爽啊,一大堆热武器直接炸过来,显示屏都被糊住了,再看见画面的时候就发现我死了……

15L
行了楼上的绝对都是女的!你们老实交代你们绝对是为了看剧情的对不对!

16L
楼上简直废话,不是为了看剧情谁一遍遍那么有闲情逸致刷这个,顺带一提我是男的,但是亚瑟真帅啊嘿嘿。

17L
眉毛再帅也改变不了我对他的恐惧……妈耶黑暗料理攻击,怕了怕了。

18L
你们仿佛把网游玩成了乙女向……

19L
哈哈哈本来也是嘛,刷这个本来也没啥用,又不是主线剧情,也没说给什么奖励,还不就是因为画面和剧情才有事没事过去刷一下。

20L
说到刷剧情……你们就没人提到那个唯一的黑毛吗?真的好温柔好可爱!每次都给我端点心吃!点心还都是可以补红补蓝的!而且还给讲故事!感觉好像跟他谈恋爱一样超开心!

21L
醒醒,老王那是麻痹敌人神经呢,你不攻击他的时候他怎么都好说,一旦攻击了对方啥技能都有好吗!!!之前吃的点心还能变成de buff!太恐怖了!

22L LZ
所以说……你们真的没人通关嘛……(尔康手. jpg)

23L
emmmm……你们没人尝试一下把从别的boss那里拿来的道具用来攻击一下?我之前试了一下用上一个副本小菊花那里的书讨好老王哎。

24L LZ
结果怎么样?

25L
我被打的更惨了!妈耶我一拿出来,老王茶点都没了,表情都变了,直接开大招刷的一下我就躺尸了岂可修!!!

26L
没事你这算什么,什么,你一定没试过拣穷死那里的汉堡送大魔王,竟然给我开启了一个剧情被拷问!!!就是不让你下线也不让回城,只能强制在那里看着自己血条一点点没……妈爷贼太恐怖了……

27L LZ
我竟然有点想试试……

28L
同志们!!!我发现了一个!!!不知道算不算攻略的!
你们试一下把眉毛的死扛拿给穷死,穷死对你的攻击力会缩小一部分的!真的!

29L LZ
Really?!!缩小了多少!

30L
呃……原先都是一击必杀,现在变成了两次攻击才死……

31L LZ
……

32L
……

33L
……

40L
你们还不如试试把亚瑟种的玫瑰送给弗朗西斯,真的信我!好用的!

41L
嗯……胡子那里的攻击确实是减弱了很多没错,可是眉毛那里不让你进了是怎么肥四!!!这是被列为黑名单了吗!!!

42L LZ
感谢各位的启蒙!!!
我刚刚!试了试把老王的饺子送给大魔王!你们猜怎么样!!

43L
噫不要吊胃口快说快说!

44L LZ
大魔王不攻击我了哎!!!真的!!!好感动呜呜呜我终于不是刚一进大魔王的领地就被neng死了!简直泪流满面!

45L
过了?!!

46L LZ
没……不知道咋回事穷死突然跑过来抢了东西就跑,然后这俩boss就开启了“你来追我呀追到就让你嘿嘿嘿”的模式……我……真是好想对穷死先生说一句: fu♂k!

48L
等?!!这几个boss竟然是能互相串门的!!!我以为他们只能待在自己领地!!!细思恐极……

49L
你才知道……自从我有一次在老王家看见眉毛坐着喝茶的时候,我就对这游戏无言以对了……

50L
楼上上一看就没试那个把玫瑰送弗朗,你要是送了之后别走蹲在亚瑟领地外面就能看见弗朗把一束紫色的不知道啥花扔过去的场景……

51L
你们这么一说……我突然觉得这游戏好像当不了乙女游戏……

52L
因为太gay了?

53L
因为太gay了。

54L
……

60L
咳……弱弱问一句……有太太产粮吗……有点想看……

61L
吃红色组的绝逼不是我一个!

62L
等等你们就这么接受了这个游戏gay里gay气的事实了吗?!连cp都划分好了还取名了?!

63L
红色组……?

64L
大魔王和老王啊!因为这俩上次在一块打雪仗的时候都穿了一身红,所以……
【截屏为证.jpg】

65L
……大魔王……和老王……打雪仗?!!!exm?!!!这俩真的没崩人设吗!!!

66L
这游戏不早就gay了吗,没看现在这游戏的论坛腐女基佬占领半壁江山,直男只能在夹缝中瑟瑟发抖。

67L
楼上的……这游戏有直男?

68L
咳咳吃红色组的吃我金钱安利吗!穷死和老王!上次这俩一起骗我小钱钱的时候真是默契值max,我都没反应过来就把一堆金币交出去了……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
算了就当他俩结婚费了QAQ

69L
是的金钱组(这名字取的太棒了)骗钱能力简直有毒,幸好他俩不经常凑在一起,要不然玩家的游戏币怕是得清空……

70L LZ
我突然发现……我最初开这个帖子的目的好像是为了求攻略?

71L
攻略?死心吧,攻略是不可能的,这辈子也不会有的,这五个不光自己怼天怼地还能联合,我已经对这个副本绝望了。

72L LZ
啊没事,楼主已经淡定了,现在沉迷刷剧情,这副本剧情太萌了,感觉每天都在疯狂磕糖,都不想走主线了……

大概是【tbc】

哈哈哈哈不知道为啥就是很戳笑点,主要是感觉英国的网友性格真是和亚瑟没有丝毫违和感ψ(`∇´)ψ

【露中】Artificial intelligent robot【中】

手机党不会贴链接所以前文见主页吧…… 
  
 
 “万尼亚~万尼亚?起床啦?”
  
  窗帘被迅速地拉开,清晨温暖的阳光立刻肆无忌惮地侵占住房间的每个角落,伴随着AIR柔和的声音和隐隐的饭香,又是一个非常美好的清晨。
  
  伊万聚焦了一下还未清醒的视线,软绵绵的打了个招呼:“嗯……早上好,耀。”
  
  真的不赖床的啊,好乖。
  王耀在心里赞扬了一下,想想他原先那个主人,平时倒是挺规矩的,就是每次赖床赖的不行,每次都是用明明很清冷的声线甜甜的喊他,以至于让他丢盔弃甲……
  “哥哥……再让我睡会吧?我好累啊……”
  
  “……耀?”
  耳边的声音迅速唤回AIR的思绪,王耀下意识应声:“怎么?”
  
  伊万若有所思的看他一眼:“没事啦,只是看耀好像在想什么的样子,AIR也会想事情吗?”
  王耀顺手帮他整理领带,笑道:“只是因为我年纪太大了所以有点反应迟钝嘛,毕竟是好多年前的款式了。”
  
  伊万倒是也没追问什么,只是吃完早餐之后就出门了,王耀就继续留在家打扫房间。
  
  “唉……”
  为什么会想到那个孩子呢?明明不管是长相还是声音,这两人都一点不像啊,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这位现任主人的语气莫名就让他想到那个时候……
  那孩子执拗的拽着他的手,声音像是要哭了一样,一遍遍的跟他说:“你不可以离开我,哥哥,你永远都不能离开我,就算我死,你也是我的……”
  
  “你是我的家人啊……”
  
  浅金发色的青年柔柔地对他说:“耀从今天起就是我的爱人了呢!”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有时候王耀自己也会有点奇怪为什么他作为一个AIR会有自己的感情这一点,不过反正目前也没什么不好的,也就无所谓了。
  
  “哟……哇你谁!”
  门外蓝色眼睛的青年明显吓了一跳的看他,旁边的人赶紧拍拍他肩膀示意他克制。
  那人倒是十分礼貌的打了个招呼,王耀尽量让自己不失礼的悄悄打量了一下他的眉毛……
  真的好特别啊……
  啊不行不行果然还是太失礼了!
  
  心里疯狂吐槽的王耀微笑着回礼:“您好,柯克兰先生,我是王耀。”
  刚刚的蓝眼睛青年挤过来,好奇的打量他:“你好你好,我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亚瑟你刚刚也知道了,打扰了我们是来找那头熊……啊不是,布拉金斯基的!”
  
  王耀示意他们进来,笑道:“万尼亚的话现在不在,你们不着急的话可以等等,我去给你们沏茶。”
  
  “等等!”阿尔弗雷德下意识拽住他,当然迅速就被亚瑟给拍开了,他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那个,我能不能冒昧问一下,你和布拉金斯基是……”
  
  不能暴露啊不能暴露!
  王耀一边从柜子里取出茶叶,一边回答他:“我俩?大概算是……情侣吧?”
  
  那边的阿尔弗雷德看上去十分想找个东西摔一下或者喷点水什么的表达他的惊讶,可惜他的手里没什么东西,茶水也还没好。坐在旁边的亚瑟倒是很淡定,只是小声提醒:“你给我收敛一点,阿尔弗!丢死人了!”
  “抱歉抱歉!”阿尔弗雷德摆手,“你知道的,我只是太惊讶了,毕竟那只冷冰冰的北极熊总是让我怀疑他是不是x冷淡什么的……”
  
  “冷冰冰的?”王耀把茶水放在他俩面前,顺便取了些之前做的茶点摆上。他想了想总是笑眯眯的那位主人,茫然道,“没觉得啊?”
  阿尔弗雷德捧脸,用有些夸张的语气说:“那只是你没有发现那个大魔王的真面目,嘿我说哥们儿,你一定是被骗了!你如果见到他的真面目就不会这么觉得了!”
  正好这时候王耀的通讯设备(之前伊万给他配的)轻轻响了一声,他悄悄看了一眼,是伊万给他回的简讯:
  “柯克兰先生和琼斯先生来找你,你要回来么?”
  “耀把他们打出去就好啦,不要理会他们(๑`・ᴗ・´๑)”
  
  王耀:“……”
  
  王耀看了一眼还在吐槽的金发青年,努力试图转移话题:“恕我冒昧,您和这位柯克兰先生……是情侣吗?”
  “噗!”
  这次对方是真的喷了,包括亚瑟,两人对视一眼,几乎同时喊出声:“这怎么可能啊!”
  哦豁,看来话题转移的太成功了。
  
  看王耀一脸疑惑,一直有些沉默寡言的亚瑟——当然,是在这位过于聒噪的琼斯先生的对比下——终于无奈开口:“这家伙是我表弟而已,这笨蛋还好意思说别人,如果跟他谈恋爱才是真正的让人受不了吧?”
  阿尔弗雷德不服气的反驳:“我认真起来会很体贴的好吧?”
  
  总之两个人坐了一会后,亚瑟显然意识到了,于是拽着自家表弟彬彬有礼的告辞,阿尔弗雷德不舍地瞅瞅桌子上还剩两块的点心,小声道:“好歹让我吃完……”
  
  亚瑟真心不想承认两人有那么一丢丢的血缘关系!
  
  王耀失笑,于是又拿出一些来打包好,递过去,对方蓝汪汪的眼睛立马亮起来:“谢谢你!我可以以后常来玩吗?”
  “当然了,随时欢迎。”
  
  直到关门王耀还听到亚瑟的数落“你这个丢人的笨蛋!我平常是饿着你了吗,一点礼数都没有!”
  
  
  伊万回来之后王耀有些好奇地问:“你跟那他们是朋友吗?”
  伊万不爽脸:“就是长辈之间比较有联系,工作上又总有合作,所以见得比较多而已。一般工作上的事柯克兰都是直接视频了,直接到家里来拜访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王耀接过他的外套整理好:“是吗?反正他们也没说找你什么事……怎么了你不喜欢他们吗?”
  “当然不喜欢了!因为我喜欢的是耀嘛~”伊万看上去心情是恢复过来了,下意识看着忙碌的王耀,“反正,他们两个应付起来太麻烦了,尤其那个蓝眼睛的,耀你记得离他远点,别看他一副纯良的样子其实可讨厌了!一肚子坏水!”
  
  王耀腹诽你似乎也没比人家好到哪……下意识就说出口:“你俩还真挺有默契的,都是背地里说坏话。”
  
  伊万嗤笑了一声,软软的声音说的话却格外讽刺:“那他可找错人了,你可是我的,随他怎么说。”
  王耀愣了愣。
  伊万看着他的反应疑惑道:“怎么了?难道你不是吗?”
  “当然,”王耀反应过来,微笑道,“我当然是,一直到你生命终结。”
  
  伊万看上去却对这个回答不太满意,嘟囔着:“我比较希望死后也是……唉算了。”
  
  死后也是……
  就算他死,也是他的……
  
  最近好像总是想起那个人,他的第一任主人,也是他的创造者,真是奇了怪了,按理说AIR应该是不会回忆的……
  但是最近只要是一闲下来,他就总是莫名想到那时候,创造者要亲手毁了他的那时候——
  其实那时候他要是乖乖听话也就没什么了,可是他大概是个失败品吧,不知道为什么,在对方伸过手来的一瞬间,他突然就不想服从命令了,而是下意识的反抗了。
  创造者茫然又惊讶的看着他:“哥哥……”
  他不知道当时怎么回事,下意识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可是……可是我……”
  我还不想死……
  
  
  “万尼亚,如果有一天,我不想服从你命令了,你会怎么办?”
  正在认真打字的伊万头也不抬的应付道:“那就看是怎么样的命令了?”
  “如果是……你想让我死之类的?”
  伊万愣了愣,抬起头想了想,然后冲他甜甜地笑了一下:“嗯……那我希望耀还是别听我的好了,因为我之后一定会后悔的。”
  
  
——————————

我明明是试图把露写的病娇一点,最后发现我真的不太会写病娇,所以就还是甜甜甜吧……
哎呀反正又不是国设就不要虐了嘛(试图蒙混)
有奖竞猜!猜猜那个老王的前任是谁!
猜对了就给一个作者的亲亲(醒醒,没人想要)~

关于扑克耀……(内含一点红茶会)

国象都说了那就顺便嘚啵一下扑克耀?
骑士长什么的设定真的是太帅了啊!
写完之后发现这个也可以叫做“论黑桃国打打闹闹的日常”


在黑桃国,你可以不清楚国王和皇后到底长什么样,但关于骑士长的,提起来绝对没人不清楚。

比起在皇宫里一直深居简出的那两位,骑士长明显好接触多了——没有战争时的骑士基本就是无所事事的满城巡逻,说是巡逻,骑士长从来都是让下属干,他自己总是迅速溜走,趁机与满街的小商小贩进行友好交流。

一切吃的东西在骑士长面前都没有门槛,只要好吃就行,他自己也做,不过更乐意出去买各种各样新颖的吃食,或者缠着厨房的大娘给自己做夜宵,那大娘格外青睐他,每次有了什么新花样的甜点先不着急献给国王皇后,都是喂给骑士长。

美其名曰“试味道”。

骑士长还认真给提意见,比如这次的派有点太甜了是不是少放点糖,或者说这次的蛋挞皮好像没那么酥了果然应该温度低一点?

实在不行了还跑去恳求皇后殿下,求着对方用魔法保温餐盒,甚至要求对方做一个冰柜,可以永远冰镇着让他随时可以吃冰激凌的那种。

完全也不在意自己大大咧咧就这么出入皇后的寝宫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都是男的嘛,有啥大不了的。

让他一本正经的来一点地位尊卑之分也不是不可以,取决于工资的高低,像有两年黑桃国有些困难,就是皇家都没有余粮,一面要与梅花国打仗一面吃不到好吃的,这样持续几个月后骑士长忍无可忍,揪着国王陛下的耳朵大吼:
“你丫再不给我发正常工资军粮一直提供不上的话,老子就叛国了!伊万那家伙一直诱惑我去梅花国了要多少吃的有多少啊岂可修!”

国王跟他面面相觑良久,终于出声:
“你叫他伊万?”

“……我觉得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我不管我不管!你总叫我金毛混蛋然后叫他伊万!不带你这样的!”

“……行,你把军粮给我跟上了让我叫你亲爱的都没问题!你说什么我都听行了吧!”

于是之后国王各方面能力突然暴涨,迅速把黑桃国治理回来,成功解决内忧外患。
于是之后开会时。

“你说了要叫我亲爱的!快快快!”

骑士长瞪着用蓝汪汪眼神攻击他的国王陛下,深感无能为力,于是求救的看向皇后。

皇后淡定点头,转身教育国王:
“滚蛋!他都没叫过我亲爱的!饥荒还不是靠我的魔法阵!”

底下大臣:“……???”

当然和平年代的骑士长就没那么离经叛道了,毕竟总被那帮闲得无聊的大臣弹劾也挺心塞的,但就算如此,他对所谓的舞会也一向是不屑一顾的,一到舞会,一切名媛淑女就别想找到骑士长,皇后殿下倒是深有心得,从食物区轻而易举的就能逮着他。

不仅是骑士长,运气好了没准还能随机赠送一起凑过来吃吃吃的国王陛下。

皇后:“……唉。”

哪个国家的皇后都总是这么心累的吗?还是就只有他啊?

其实骑士长一直怨念的觉得自己和皇后的礼服一定是发反了,为什么皇后的反而是帅气的礼服外套,自己的就是一个好像大裙摆似的套装啊!

皇后伸手比了比两人的身高,淡定脸:“没有吧,我的比你的大一个码呢。”

骑士长:“……”

就算被这么说了,但是向来天不怕地不怕连国王都敢骂的骑士长对皇后一向有点怂,因为皇后管着宫里的一切琐事,什么叫琐事呢?就比如说吃饭这个问题——

骑士长:“……那个,殿下,您看看我这饭菜……”

皇后瞥一眼:“挺好的啊,怎么了?”

骑士长:“……那个啥,就是,您不觉得,实在有点少?”

皇后:“哦,可是我觉得骑士长大人既然还有没事闲的撩妹的功夫,想必是不太饿,所以特意让人少准备了。”

骑士长:“……”我有一句mmp……

国王戳戳他,小声提醒:“冷静,再得罪亚瑟明天他就要给上他自己做的菜了啊。”

骑士长超愤怒超生气简直要有小情绪了:“可是我今天搭话的那个小女孩才十岁!而且我也没干啥不就是用魔法给她开了多小花嘛!哄孩子的啊!”

国王:“可是那个魔法是亚瑟教你的来着。”

骑士长:哦豁,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国王凑过去:“别生气啦,我把我的肉分你点好了?”

骑士长悄咪咪伸筷子去夹,欣慰脸。

目睹一切的皇后:“……”

唉,这俩笨蛋。


关于国象耀……(金钱加一点all耀)


感觉很多人都不太喜欢本家设定的国象耀过于女性化的那种设定,然而我看到的时候整个人都被惊艳到了脑洞简直一发不可收拾!

想象一下,平常的赤棋国皇后,会在国王焦头烂额处理国事的时候,笑眯眯帮忙一起利索处理完,然后一面嫌弃对方还是太嫩了一面挽着袖子给做补汤,老妈子似的哄人喝下去。

当然不光是国王自己的福利,也会给所有相熟的人顺带盛一碗,所以身边的人都会很喜欢他。

当然在正经跟别的国外交时就不一样了,会十分狡黠的给别人下套,在目的达到时就忍不住弯起一对好看的像琥珀似的眼睛,赤棋国的人固然喜欢的要死,别的国对他无可奈何又狠不下心跟他争吵。

就像一朵大红的牡丹花,虽然是再平庸不过的颜色,却有着高贵艳丽的仪态,即使与众多颜色争春,也永远都是最靓丽的那株。
这样就总给人一种迷惑感,觉得他是温室里不谙世事的柔弱,只要离开了温暖就会迅速枯萎落地的。

可有危险的时候就不一样了,有人保护他的时候他就乖巧的一动不动,如果是别人来不及靠近,他就会自己淡定的把刺客撂倒,繁复的衣摆被主人随意撩起,轻轻松松把对方肋骨踢断,涂着鲜艳大红色指甲油的白皙手指把胳膊也给卸下,然后用今晚吃什么的语气柔声吩咐属下:
“不要把人弄死了,先审问。”

然后把不小心歪了一点的发饰扶正,冲着满堂还目瞪口呆的宾客露出一个大大方方的笑。

这样似乎又不那么像牡丹了,像雪地里盛放的红梅,冰天雪地之下,一片苍茫的白色中,就那一片盛放的红,美不胜收。

但是千万不能说他女气的,或是说他美人什么的,这是雷区,这人记仇的要命,当时可能不显出来,过后你会莫名其妙倒霉一个月。

哄也好哄,赤棋国的其余四位大人深谙其道,比方说主教给做的好吃的,骑士送的各种可爱的毛绒绒,国王简单粗暴的小钱钱,或者干脆是城堡带着出去尽情“微服私访”一天,都能让皇后瞬间温柔下来,恢复成一朵人畜无害的小fafa。

也不是不能接受一点精巧的首饰,不过比起闪瞎狗眼的宝石之类,更喜欢温润的玉石,尤其习惯在腰间系上一块羊脂般乳白色的,或是在脖颈上戴上一块翠绿的。
不过国王是不太喜欢他戴绿色,理由是觉得这颜色实在很像骑士长的瞳色。

于是皇后就在下次会议的时候认真端详了骑士半天,然后惊喜的发现真的有点像。

之后骑士长就一直顶着皇后莫名让人毛骨悚然的目光和国王怨念的眼神过了一个月。

直到后来一次无意中听到仆人绝望的告诉皇后殿下——

“亚瑟大人的眼睛真的不能挖啊!……直接收藏整个人也不行!活的更不行!陛下会气死的!”

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