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无端五十弦

可以叫我锦瑟^o^
其实混的圈子非常多,比如全职凹凸魔道balabala……所以没事闲的可以来找我聊天啦~
特别话唠!真的!跟人唠嗑的字数与写的文字数成反比……
杂食党,只要粮好次就行无所谓哪对
♪‎( ᷇࿀ ᷆ و(و "

老师什么的不干了啦①

校园梗吧?主角也就是老师就是玩家自己了,论如何快速把一个老师逼疯
主角的性别就跟游戏一样,可男可女嗯
本来想脑洞的时候感觉还是挺搞笑的不知道为啥写出来就……
应该还没写完所以先打个1试试?


  
  我叫晓坷碍,当然我知道我既不小也不可爱,这个名字的来源据说是因为我的母亲希望我未来能扫清一切坎坷阻碍,听起来有着满满的母爱,但是我并不会忘记我姥爷跟我偷偷说的真相——实际上是用的游戏的随机起名——这种让人心酸到不行的事实。
  当然就算这样,我也终于按照我娘亲对我(不知道存不存在的)殷切期盼,顺利考上嘉丽顿师范大学,尽管她在我高考的那天茫然地对认真收拾文具的我说:“怎么?这么早就出去玩啊?”
  
  虽然成长的过程无比心酸,但是没关系,幸运的我,在刚刚毕业后就被一个叫梦间(我怀疑这是校长在做梦之间取的名字)的学校录用,尽管这个学校的老师少的可怜只有一个班,尽管校长语重心长的对我说招我进来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我在简历上说我会耐打。
  去上班的第一天,我望着那金光闪闪华丽无比的大门,以及校园内贵族至极的装修,觉得自己对工作充满了期待。
  ……然后五分钟后,我打消了自己的期待。
  是我出现幻觉了吗?我怎么好像看见一个老头,被人用担架抬出来,身上还有着各种诡异的伤痕?
  ……麻麻我怕。
  我努力保持着温柔和蔼可亲可敬的微笑脸,走进那个唯一的班:“大家好……”
  哇!我看到了什么!一屋子的帅哥!以及其中虽然稀少但美丽的小姐姐!
  这里是天国吗~~~~
  而且最令人感动的是,终于有人听见我的名字,也没有丝毫大惊小怪的哈哈笑了!
  ……虽然好像也没人搭理我就是了。
  没关系的努力进入正题就好了哈哈哈……
  我:“那个,先翻开第一章,今天讲的是……”
  “嗯,我觉得,果冻还是蓝莓味道的比较好吃。”
  “别闹明明荔枝味儿的!绝对的你信我!你尝尝嘛!”
  我:“……那个同学,我看看座位表,嗯,绿竹是吗?上课时间要不要先停一下你的零食……”而且自己吃就算了吧为什么还分给了周围一片啊!我也好想吃!
  “尊上,要吃糖吗w?”
  “不要。”
  “哦……”
  “等等,你做的?”
  “对呀~”
  “……那拿来吧。”
  我:“咳咳,那什么,那个同学,叫飞燕是吧?咱分糖分的低调点好伐?”而且这种突然觉得我好亮的感觉是什么!
  “哼,白痴,答案就是这么解。”
  “结果一样。”
  “反正这次我做的比较快!是我赢了吧!”
  “你比较快有什么好嚷嚷的。”
  “倚天!”
  我:“……那个,红毛……啊不是,屠龙,这名字咋这么熟呢……上课时间不要打架。”我忍,我忍,当老师嘛,最重要的就是要感化别人……
  “喝酒吗诸位?我姐姐亲自酿的哦~情花酒~”
  我:“显然,课堂上喝酒还怂恿别人就更不对了……”我有点忍不下去了……而且那个粉毛!只是姐姐而已不要表现的这么痴汉!我还以为是你女朋友呢!
  还有那边那个一直趴着没起来过的同学是怎么回事!这么吵竟然也能睡得着吗!
  “你们中原人的酒,味道不太够的,还是尝尝我们那边的,味道大大好的!”
  我:“咱们这学校竟然还有外国人?不等等这个口音是哪个地方的啊!”
  “曦月!”
  “就说叫你不要留那么长的头发哈哈哈~”
  我:“我怎么好像看见是你偷偷把人家头发绑在桌子腿上的……”
  
  不行!我忍不下去了!是时候展现出来了!出来吧戒尺先生!还有粉笔头小姐!
  ……唉,算了,跟学生们计较什么呢,他们还只是孩子,还需要我的爱的感化啊。
  看,我放下戒尺后,学生们不是也温和了许多吗?比如那个某某放下了他手中的银针,某某收回了他手中的银链,还有那某某袖子里的蛇,更多某某手中闪闪发亮的刀和剑(*꒦ິ⌓꒦ີ)……
  
  我是晓坷碍,在上班的第一天,我微笑着冲进校长的办公室,对他说:“干不下去了,我要辞职。”
  人生,就是这样,大起,大落落落落落落……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