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无端五十弦

可以叫我锦瑟^o^
其实混的圈子非常多,比如全职凹凸魔道balabala……所以没事闲的可以来找我聊天啦~
特别话唠!真的!跟人唠嗑的字数与写的文字数成反比……
杂食党,只要粮好次就行无所谓哪对
♪‎( ᷇࿀ ᷆ و(و "

#雷安# 风沙(土匪攻x武林盟主受)

   @不得不换号的倒霉白十七 虽然你说叫风雪但是我看了看文发现不仅没雪还全是沙子……所以就……
相信我是甜的!不甜你就……不甜你也拿我没辙略略略~

以及写了一个有点吃货的安,所以感觉会ooc吧……
凹凸的名字太欧风了,尤其武器名……


  北地的气候,向来是风沙弥漫,便是在相对温和的秋季,也是狂风呼啸的,过路的行人往往走不多远就得在沿途的茶馆歇息。
  当然,说是茶馆,其实也不过是随意搭了个棚子,摆上几张破桌,给些泛着油光的粗茶,让人喘口气歇脚罢了。
  “过了这条道,便是那位的山头了,诸位一定要记得,低调低调,只要不作死,我还是能保你们平安无事的。”
  旁边几个年轻人哆嗦一下,连忙纷纷称是,低头乖巧喝茶,偏一人不懂气氛,凑过去问:“‘那位’是说那个土匪雷狮吗?”
  众人倒抽一口冷气,之前说话的那大胡子连忙冲他摆手,却又想起什么似的叹口气:“就是他,再往前走不远就是他的地界了,千万别去惹啊。”
  “哦,那就没错了,”那人站起身来,微笑道,“本就是要去剿匪,正愁找不到地,多谢各位了。”
  “……”许是这话太惊世骇俗,众人竟然一时间都忘了反应,只目瞪口呆目送此人离去。
  等那人已走远,大胡子才反应过来,连忙起身:“快快快跟上啊!”
  “啊?”其他人一脸迷茫。
  “这可是挑衅雷狮的啊!想想,这都多久没人了,上一个找死的现在坟头草都三米高了!这热闹错过了还能遇得到吗!”
  
  
  安迷修其实本人并没有那种“我说了什么找死的话”的感受,事实上他现在浑身上下都不太爽,风沙这么大,吹得他口鼻发干,总觉得连头发里都被吹满了沙子。
  那波土匪住在这不嫌吹得慌吗!
  这个疑问等到了地方就自然解开了,雷狮他们不知道是怎样选的地方,附近的山巧妙地挡住了那些肆虐的疾风,这里竟然算得上是温和的。
  唉,虽然师父之前说让他剿匪,可问题是怎么剿?要不先把领头的打败了试试?
  想到这里,他就干脆运起内力,喊道:“雷狮~出来~”
  随之而来看热闹的一行人不由得一震,这内力格外的深厚,以这人的年龄来说简直可以说不可思议了。
  “看,看那里……”
  一人轻盈地从山坡上跃下来,轻松的程度让人难以置信他背后还背着一个巨大的锤子,而紧蹙的眉头显然表明此时他的心情十分不好。
  “最好你叫我的理由比较让我感兴趣,不然你今天就死定了。”雷狮淡淡道。
  这位让很多人连名字都不敢提的人,意外的年轻,而且十分英俊,想必还是很招女孩子喜欢的。
  安迷修点点头:“好吧,在下是来剿匪的。”
  “……”一片死寂。
  雷狮沉默了一下:“我们这不是医馆,不治脑子坏掉的病人。”
  安迷修打开背着的包裹,取出两把剑来:“你说谁脑子坏了呢!”
  “当然是……”雷狮避开突然劈过来的凌厉剑锋,背后的锤子被他拿着重重砸了过去,“说你啊。”
  安迷修身后便是山石,如此气势汹汹的一击他显然避无可避,不过他似乎本来也没打算后退,只扬起剑来格挡。
  围观众人忍不住发出惊呼,就连雷狮也有些惊讶地挑了下眉,虽然他还并未使出全力,但能挡住这一下的江湖上确实寥寥无几:“很可以啊,不过,这种程度的话,似乎还不够……”
  “是你才这种程度吧!再不认真的话可要受伤了哦?”安迷修突然跳起来,两柄剑似乎重量不同,但攻击相辅相成,同时又把自身的命门护的严密。
  “哎等等,这个武器!”一旁的人惊讶出声,“莫非是那位武林盟主的徒弟,据说自创出的心法,被称为‘冷热流’的那位?”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两位的对战就有意思了吧……”
  甚至还有人果断开了赌局:“来来来,压哪位赢的,买定离手啊!”
  
  然而高手之间的比武既可以一瞬结束,也可以打到三天三夜不分输赢,而这两人显然是后者的情况,从午时一直打到月出,围观者们都忍不住拿了干粮啃了,这两人却还丝毫不见颓色。
  忽然安迷修撤剑跃到一旁:“我饿了。”
  “……”
  “真的,”安迷修重复,“我刚刚闻到有人在吃桂花糕了,我也想吃。”
  卧槽您这是什么鼻子啊!话说比武的时候分神想吃的真的没问题?
  “……”雷狮想想,“你跟我回寨子里,就有吃的了。”
  围观众:……嗯???
  “真的假的?我看这边荒山野岭的能有吃的?”安迷修不信任地看他。
  “你爱吃不吃呗,反正你有本事再往前走个两千里,可能就有客栈了吧。”
  “我也没说我不吃啊。”
  
  
  围观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人潇洒地飘走,只觉得天灵盖上劈下一道道雷。
  什么情况?你俩咋就走了呢?那这算谁赢啊!
  只有一开始开赌的那人喜笑颜开:“啊哈哈哈这算平手啊,庄家赢哈哈哈……”
  
  
  于是之后,江湖沸沸扬扬地传出了,关于,盟主之徒和某土匪头子是断袖,并且一见钟情,的传言……
  
  
  在寨子里啃鸡翅的安迷修:啊?啥?断袖是什么?不管了还是吃东西吧,这寨子的东西好好吃( ̄▽ ̄)~*
  
  
  
 
  
  
  

评论(6)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