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无端五十弦

可以叫我锦瑟^o^
其实混的圈子非常多,比如全职凹凸魔道balabala……所以没事闲的可以来找我聊天啦~
特别话唠!真的!跟人唠嗑的字数与写的文字数成反比……
杂食党,只要粮好次就行无所谓哪对
♪‎( ᷇࿀ ᷆ و(و "

【黑三角】东方 (一)

 哈利波特paro
斯莱特林露,格兰芬多米以及拉文克劳耀
轻微dover
 
  
  
  “嘿!亚蒂!”
  格兰芬多的休息室,一人冒冒失失地闯进来。
  二年级的格兰芬多正认真挥着魔杖低声念着什么,被来人吓了一跳后,他抬头:
  “阿尔弗,你可以不要总是这么一惊一乍的吗?你都不知道那些斯莱特林是怎么说你的!”
  
  阿尔弗雷德不在意地耸肩:“你是说那只一脑袋白毛笑得渗人的那只熊的学院吗?说真的我对他们印象超级差!”想到那个直接嘲讽他“泥巴种”的混蛋他就觉得一阵不爽。
  
  亚瑟·柯克兰轻轻颔首,这个动作使他白皙的脖颈线条更为优美起来,他算是格兰芬多里难得一位举止格外优雅,魔法天赋也格外了得的了,几乎除了斯莱特林之外的三大学院对他都没什么挑剔的。
  不过近距离接触过他的人就明白这位表面上的绅士是多么的毒舌了,更难得的是他即使毒舌起来也显得意外的迷人,经常让阿尔弗雷德悄悄感叹他为什么不是斯莱特林。
  
  “那是自然的,阿尔弗,如果你作为一个格兰芬多对斯莱特林充满好感,那显然你的脑子一定是被鹰头马身有翼兽给踢过了。”
  
  “别这么说啊,小亚瑟,”一旁坐着翻看时尚杂志的格兰芬多笑了起来,紫罗兰色的眼睛也随之显得更为迷人起来,“至少有很多斯莱特林的女生们还是很不错的?”
  
  好的,这就是格兰芬多那极少数举止优雅的人之二,弗朗西斯·波诺弗瓦,通常他对着女生以及美人的时候,态度与对待一般人是截然不同的,但就算如此也不能动摇他一向是很多女生——甚至包括斯莱特林的高年级——的爱慕对象。
  
  这也同样是阿尔弗雷德的疑问,为什么,这位,竟然也不是斯莱特林?
  分院帽当初在想啥?!
  
  
  亚瑟撇了撇嘴,没搭理弗朗西斯,只是看向阿尔弗雷德:“好吧,那么我想,我现在应该可以知道你之前那么失礼的理由了吧?”
  “啊?哦哦对!”阿尔弗雷德看上去有些兴奋地拉过一张软椅坐下,“正好弗朗也在,那就更好了!”
  
  “哦?”不同于亚瑟满脸的警惕和不满,这位与亚瑟同年级的格兰芬多脸上总是显得格外的耐心,他放下手里的杂志笑了一下,温和地问到,“有什么哥哥能帮忙的吗,阿尔弗?”
  
  阿尔弗雷德顿了一下,脸上竟然浮现出了一丝很少见的红晕,这下连亚瑟也有些感兴趣了,他有些扭捏地问道:“就是,你们知不知道,有个三年级的拉文克劳,黑色头发的,然后长得特别好看的……”
  亚瑟翻了个白眼:“梅林,鬼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人,我没事关注拉文克劳那边干嘛,一群书呆子。”
  
  弗朗西斯忍不住笑出声,这位明明对大多数人都很宽容的格兰芬多总是忍不住去惹一下这个跟他一起长大的玩伴:“梅林啊,我听到了什么?格兰芬多头号书呆子竟然嘲讽起别人来了,哈哈哈哈?”
  还不等亚瑟跟他发火,他就驾轻就熟的摆了个投降的姿势,转向阿尔弗雷德:“如果你说的是那位东方美人的话,我应该确实知道一点。”
  
  阿尔弗雷德眼睛一亮,弗朗西斯了然的一笑:“那位的话其实真的是挺出名了,小亚瑟不知道只能说明他确实学傻了(亚瑟愤怒的瞪他一眼)。我记得好像是叫王耀来着?”
  阿尔弗雷德跟着念了一下,皱眉:“这名字可真难念,虽然就两个音节。”
  
  “当然了,”弗朗西斯点头,“你知道东方那边确实有这样的人,他们名字总是这么特殊,而且据说都是姓在前面,也不知道为什么来了这么远的霍格沃茨……一开始大家本来是叫他耀·王,后来据说他本人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嫌弃这个叫法,大家也就只能迁就一下他了。”
  
  阿尔瞪大眼:“就抗议一下别人就改了?那我抗议那么多次了那群斯莱特林怎么还叫我泥巴种?”
  
  弗朗西斯摇了摇手:“不不不,当然不可能那么容易了,那群死脑筋的拉文克劳,说服他们可不容易。据说是因为这人实在太出人意料了——比如当时刚入学的时候,那群幽灵们也是飞来飞去的吓人,到了他面前的时候,他就突然摸出一张小黄纸贴上去了,你猜发生了什么?那群幽灵立刻就动不了了!从来没有魔法能产生这种效果!”
  阿尔深有体会,刚入学时那群幽灵虽然没吓到他,但是也恶心了他一把,没想到竟然能被克制!
  
  “这本来还好,但是之后据说有一个高年级看不惯他,就故意当年侮辱他,于是当时还是一年级的那位拉文克劳就生气了,不知道怎么的召出了雷电,你想象一下,那种雷电直接劈到你眼前,几乎就要跟你亲密接触的感觉!虽然那人身上倒是没什么事,王耀也被关了禁闭,但是从此那人都绕着他走,而且别人基本也不敢再惹他了。”
  “噗!”阿尔想象了一下那个场面,觉得确实挺震撼的,而且估计还挺帅气。
  
  弗朗西斯叹了口气:“所以啊,傻孩子,那人真不是什么好惹的,答应我,咱换个人去喜欢好吗?”
  阿尔脸红:“我没有……”
  
  亚瑟嗤笑一声——当然是对着弗朗西斯:“他爱喜欢就让他去好了,吃了苦头就明白了,倒是你,自己一堆感情都没处理完呢,瞎操心什么?上次那个追着你的赫奇帕奇,你处理完了没?”
  弗朗西斯扑过去愤愤揉他脸:“一提起这事哥哥我就生气!那个女生是想追你的,本来想靠我来接近你的!”
  “唔唔唔……”亚瑟含糊不清的怒骂,“放嗖!关我森么四!”
  
  
  阿尔弗雷德放弃这边两个不靠谱的,明明是比他高一年级的,总是比他还幼稚,尤其两个人要是分开还好,一凑到一起平均年龄瞬间都没有三岁了!
  唉,虽然据说是很彪悍,可是还是很想追一下怎么办……
  
  阿尔回想了一下之前看到的那位美人,其实也是挺奇怪的,按理说他身边长得好看的人真的挺多的,不说远的,就弗朗西斯和亚瑟的相貌就真的算是万里挑一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第一眼看到王耀怎么就那么激动。
  大概是他刚好喜欢东方人的长相?
  
  
  
  “哈欠……”
  王耀懒洋洋地从床上爬起来,没有闹钟之后起床简直变得格外艰难,尤其霍格沃茨宿舍的床铺简直软得人神共愤,还那么大,跟他原先在自己家时的竹板床形成鲜明对比。
  回想了一下今日的课程表,本来因为睡得很足而精神焕发的神色一下子就垮了下去,又是飞行课!当然,他明白,对于大多数巫师来说,在天上飞来飞去真的是很酷的感觉,尤其比起枯燥无聊的魔法史来说,但对于王耀来说,骑着跟破不拉几的扫把上天简直是不可理喻!尤其在他已经体验过自己家的御剑之后。
  
  当然,一开始王耀也并不是那么讨厌飞行课的,但换了谁,明明其他课都是优等生,偏偏一开始喊扫帚死活不起来,练习了很久才勉强让这玩意儿听话之后,都不会再对它有什么好情绪了。
  
  惯例的用完早餐之后带领着三年级出发,刚走到飞行课场地,就听到一阵阵的尖叫声。
  咦?
  
  王耀挑挑眉,确定那边是一群一年级的小屁孩,这种课程应该不至于是两个年级一起上才对?
  往天上看了之后他了然,只不过是俩小孩在那比着抢什么东西而已,不过底下的孩子们似乎吓得够呛,也对,老师不在场,两个人私自瞎动,这也就是霍格沃茨这边了,换了中国非得被狠狠打屁股。
  
  正想着,其中一个竟然胆大包天的从扫帚上站起来去够另一个人那边,而另一个铂金色头发的一时闪避不及,两个人狠狠撞在一起!
  
  “!!!”
  这下不只是一年级,三年级们也纷纷惊叫起来。
  王耀叹了口气,拿出一张符箓,低声念了一句,快速扔了出去——
  
  温柔而强大的风瞬间稳稳拖住正在下落的二人,把两人轻松的放在地上。
  
  地上的两人似乎还没反应过来,楞楞的抬头看他,王耀瞅了瞅,在心里感叹,可爱,想摸。
  小斯莱特林最先反应过来,于是十分彬彬有礼的向王耀道谢,慢了一步的格兰芬多不爽地看着他,小声嘟囔:“假惺惺的斯莱特林。”
  
  王耀笑眯眯看了看小大人似的斯莱特林和气鼓鼓的河豚似的格兰芬多,实在抑制不住,伸出手一手摸了一个。
  哇,这手感,这发色,有点想念家里的那只小九尾狐了。
  
  王耀倒是摸得爽了,四周却瞬间一片抽气声,尤其在斯莱特林们注意到小布拉金斯基瞬间冷下来的脸色时。
  

小剧场:
伊万:男人,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王耀:乖,小孩子别瞎中二,电你哦。
伊万:……

————————————
感觉拉文克劳这个学院设定特别适合耀耀,而且可以围观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的日常撕逼2333
说是一但是后续嘛……( ̄ε(# ̄)
  
  
  

评论(19)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