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无端五十弦

可以叫我锦瑟^o^
其实混的圈子非常多,比如全职凹凸魔道balabala……所以没事闲的可以来找我聊天啦~
特别话唠!真的!跟人唠嗑的字数与写的文字数成反比……
杂食党,只要粮好次就行无所谓哪对
♪‎( ᷇࿀ ᷆ و(و "

【黑三角】东方 (二)

一如既往的前文见主页,哪位大佬教教我手机党怎么放站内链接啊……

  
  
  一直到第二天吃早餐,一年级斯莱特林们都在兴奋地探讨着这件事。
  
  “梅林啊!那个拉文克劳真是胆子太大了!竟然敢直接上手摸——你看到当时那个hero的表情了吗?真的太有趣了!”
  
  清脆的刀叉触碰银盘的声音传来,不大,却成功让这些小斯莱特林们闭上了嘴。
  
  铂金色头发的一年级领袖冷冷地瞥过去,轻声道:“莱维斯,如果你学不会怎么好好说话,那就至少试着像个哑巴一样——闭嘴,好吗?”
  
  被他点到的可怜孩子抖了抖,不敢反驳,只好低头往嘴里塞东西试图掩盖过去。
  
  
  而大家明白,这位小小年纪就有如此话语权的小领袖生气的原因,并不只是因为被摸头,更多的,是因为那个他从刚入学就看不顺眼的那个一年级格兰芬多。
  昨天那事发生后,老师们意外的没有生气,可能也是因为有惊无险的缘故。而当事人之一阿尔弗雷德,竟然被神奇的钦点为格兰芬多魁地奇球队的新的找球手。
  
  而如果说这还不够让人大跌眼球,那伊万同样被招收为斯莱特林的找球手这一点,就足以让人窒息了。
  
  
  而这位新的斯莱特林找球手正是在生这个气,一想到以后不仅上课要常常跟那个讨厌的四眼见面,就连魁地奇——他本来很喜欢的运动,都变得有点不顺眼起来。
  连带着,他对昨天那个莫名其妙救下他俩,还敢胆大包天碰他头发的那个拉文克劳,也格外没什么好印象了。
  
  
  
  “哎?”王耀吃惊地看向跟他八卦的室友,拉文克劳的气氛总是格外和谐,桌上向来都是一片老干部似的求学气氛,而这气氛在王耀来了之后更加变本加厉。
  “才一年级就参加魁地奇?”
  
  “对啊!”室友兴奋地点头,“这可是太罕见了,我敢说,你纵观霍格沃茨校史这么多年,都绝对没几个这样例子!”
  
  “不,我是说,”王耀皱着眉往手里的面包上抹草莓酱,他其实一直不太适应的来这玩意儿,外国的饮食习惯总是让他难以理解,比方说一大早就吃一些肉和甜食而不是喝点热气腾腾的粥或汤什么的,胃都要痉挛了。
  “这么大点的小孩儿,不好好学习,瞎搞什么魁地奇。”
  
  室友:“……”
  
  旁边的仿佛在学习实则竖着耳朵听的拉文克劳们集体叹了口气,深感国家之间的教育差异是多么恐怖。
  
  
  当然,此时还十分理直气壮对他国教育问题表示不屑的王耀完全没想到,不到半个小时,他就再次尴尬地与走廊中的红色和绿色阵营撞上了。
  
  彼时一年级斯莱特林正扬起下巴,看上去趾高气扬的对格兰芬多挑衅着,而王耀清晰的听见了其中的“泥巴种”……
  
  这当然不是什么好词,于是他看见格兰芬多中的那个眉毛很特别的二年级脸色沉了下来,毫不客气地回敬了一句“阴冷的小毒蛇”。
  
  好吧,很显然,外国人似乎没什么所谓的“尊老爱幼”传统。
  
  而当他终于看见双方都跃跃欲试要拔魔杖的时候,终于无奈地清了清嗓子,吸引众人视线。
  身后的室友干巴巴的“哇哦”一声,言不由衷地赞叹他:“勇士。”
  
  “这也没办法不是?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打起来,而且事实上,我还记得,我似乎还是级长呢。”王耀压低声音快速说道。
  
  另外一人哭笑不得:“梅林啊,这时候你倒记起来你是级长了,说真的你可以别去惹事,那可是布拉金斯基……喂!”
  
  
  当王耀站出来后,他才发现,他好像确实有点突兀,尤其当他注意到斯莱特林领头的那个孩子十分微妙地瞅了他一眼之后。
  
  “呃……”王耀尴尬地挤出一句,“打扰了,那个,你们好像有点……挡道了?”
  
  格兰芬多:“……”
  斯莱特林:“……”
  
  伊万皱着眉看他,这孩子无论怎么不高兴说话的声音都总是软软糯糯的,这就让他的嘲讽很多时候有一种翻倍的效果:“学长,旁边那么宽的一条道,够过三个并排走的泥巴种呢,哪怕是琼斯先生这体型,过去一个应该也是不成问题的吧?”
  
  阿尔弗雷德不满地叫嚷:“到底是谁体型更可怕啊!你这头北极熊!”
  
  眼看对方似乎手也伸到了魔杖上面,阿尔弗也正打算抽出魔杖来个大招什么的,尽管他现在还不会什么魔法,就感觉眼前一暗,拉文克劳笑眯眯的给他往嘴里塞了一块糖。
  “……”
  
  阿尔弗下意识嚼了两下,一股浓郁的奶香味散开,以及他后知后觉嗅到的空气中东方人留下的一点淡淡的甜香味。
  
  他看了看对面,果不其然看到伊万也同样被塞了糖,而且斯莱特林的魔杖明明已经抽了出来,却被那人显得轻而易举地按住了。
  
  王耀四处看了看,见不管是伊万身后的那一批还是阿尔弗雷德身边的两个二年级,都一脸震惊的样子,于是又一边塞了一堆糖过去。
  “乖,都有份。”
  
  
  亚瑟柯克兰心情复杂的接过,下意识维持绅士礼仪地道了谢。
  
  
  一直等黑发拉文克劳带着人施施然走远,阿尔弗才反应过来。
  
  美人第一次摸他头发第二次就喂糖!这是什么迅速的发展!想必本垒打也是指日可待了哎嘿嘿~
  
  就是不爽那个北极熊也跟他一个待遇!
  
  他这样想着看向对面的伊万,果然看见对方还在一脸愤愤的嚼着嘴里的糖,王耀给他们的糖还格外的粘牙,嚼起来基本就什么形象都没了。
  活该,装模作样的斯莱特林。
  
  阿尔弗快乐地想。
  
  亚瑟懒得看他这位表弟蠢兮兮的傻样,转身跟上弗朗西斯,一直走远一段阿尔弗雷德还能勉强听见亚瑟的抱怨声:
  
  “都是你非要说什么给他壮胆,要我说不用搭理这小子也完全无所谓。”
  
  “哈哈,怎么说也是格兰芬多的,万一被揍一顿都丢格兰芬多的脸。”
  
  “得了吧!你没看见那位级长的表情,就好像看见了一帮街头打架的小流氓似的……”
  
  
  那有什么关系。
  阿尔弗撇嘴,反正至少他把那个斯莱特林也气的够呛,这就足够了。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刚刚随意一瞥,好像看到那只小毒蛇脸红了?
  
  
  假的吧,就那个家伙平常那拽了吧唧鼻孔朝天的样子,也能脸红?
  
  绝对是看错了。
  
  
  
 

评论(4)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