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无端五十弦

可以叫我锦瑟^o^
其实混的圈子非常多,比如全职凹凸魔道balabala……所以没事闲的可以来找我聊天啦~
特别话唠!真的!跟人唠嗑的字数与写的文字数成反比……
杂食党,只要粮好次就行无所谓哪对
♪‎( ᷇࿀ ᷆ و(و "

【金钱】Sapphire

先试试会不会被屏

大概是卧底米x黑帮大佬耀


他把湿发随意拢了一下,也懒得披衣服,只站在落地镜前静静打量着自己。

那乌黑的长发在湿润时少了份光泽,颜色在其上沉淀下来,把本就白皙的肤色衬的有种惊心动魄的玉质感,胸前的一缕欲语还休地遮住那微微挺立的一点,而顺着那一缕滑下去的水珠,迅速地滚过紧致的肌肤,和精巧的人鱼线,以及更下方的某处,无声落地。

“到底是……不年轻了啊。”

他轻抚眼角一点细纹轻叹。



阿尔弗雷德推门的时候就看到了这种场景,原本兴致勃勃汇报的话语瞬间卡住,纯澈的天蓝色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

王耀转头冲他轻笑:“回来了?”

“是呀!”阿尔弗雷德笑嘻嘻凑上去,献宝似的把兜里的东西呈上来,“那个男的真的好烦,啰啰嗦嗦一个劲儿求饶,他给他那个小情人买的这个倒是挺好看的,就是跟他情人一点不配。”

他一面说一面把手里的东西递给王耀看,那是一块被铂金和碎钻包裹的蓝宝石手环,财大气粗的镶嵌了整整一圈,每一颗都反射的令人目眩神迷的光芒,只边缘一点不易察觉的暗红述说着这东西究竟是如何得来的。

王耀接过来对着灯光细细打量成色,那像是水天交接般自然温柔的靛蓝色在每个角度都呈现出不太相同的色彩,正似某人的眸色。

而在他打量时阿尔弗雷德却是在一直盯着他,水晶吊灯下,这人的白皙肤色更显得近乎透明般,加上这宝石折射出的光芒,简直就像是海底的某种柔软的半透明生物,在海水中温柔地摇曳着,蛊惑着每一个猎物,而在不经意时一击致命。

于是他像被蛊惑似的,伸出手抱住,嘴唇轻轻擦过那人脸颊,他身上还带着一点尚未干涸的血迹,在他动作时沾染到对方似羊脂玉的肌肤上。

“先生,”青年眨着那跟宝石无异的眼眸,放柔了声音试图撒娇,“我任务完成的这么好,没有奖励的嘛?”

王耀似笑非笑地捏了把他的脸:“带了个破镯子就来讨好我了?”

阿尔弗可怜巴巴瞅着他,手里的动作倒是一点不慢,分分钟把自己的衣服褪的干干净净,顺便把怀里的人精准无误的抛上床。

两人坦诚相对时青年下方的灼热就更加明显,阿尔弗有些急躁地亲吻着他,突然顿了顿,露出一个小孩子得到糖的笑容。

“先生,你也硬了。”

王耀气喘吁吁瞪他一眼,这简直是废话。

阿尔弗被他瞪的心神动摇,于是伸手握住他的那处,慢慢动作起来。

“嗯!……”

王耀惊喘一声,也不甘示弱的同样握住阿尔弗的,一起上下撸动起来。


两人先后释放出来时,阿尔弗还不甘心就这么被打发掉,于是蠢蠢欲动把手往对方后面探。

王耀握住他的手,低声道:“你该回去了,乖。”

他知道当王耀这么说的时候绝不是他欲拒还迎,而是他真的不想干什么了,于是只能乖乖穿好自己衣服离开。

出了房间的阿尔弗雷德维持着吊儿郎当的笑,一直进了房间,才轻轻拨弄了一下耳朵上的某处。

“你总算是知道给点消息了,要不然我都以为你爱上王耀,乐不思蜀不愿意回来了。”

阿尔弗嗤笑一声,把耳机拽下来扔进马桶里冲下去,静静盯着水的漩涡。

没有发泄尽兴的身体感觉格外烦躁,他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把自己陷进柔软的大床中。

“Fuck.”



王耀静静注视青年离开房间后,把自己藏在被窝里懒懒地刷着手机。

【语音消息】先生,您猜的没错,那家伙的确是把咱们明天晚上的交货地点告诉条子了。

王耀:知道啦。

王濠镜:先生,我不明白,您明明知道他是条子,为什么还……

王耀勾起唇角,满满打字。

“你不觉得,这是件挺好玩的事情吗?”

他顺手抓起床铺上有些硌得慌的东西,拿起一看,正是刚刚某人送的宝石镯子,于是他用手帕擦了擦。

突然他顿住动作,发现镯子里测的什么。

他眯着眼睛仔细看了看。

“Yao-Jones”

“啧,还什么从别人那抢的,小骗子。”

评论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