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无端五十弦

可以叫我锦瑟^o^
其实混的圈子非常多,比如全职凹凸魔道balabala……所以没事闲的可以来找我聊天啦~
特别话唠!真的!跟人唠嗑的字数与写的文字数成反比……
杂食党,只要粮好次就行无所谓哪对
♪‎( ᷇࿀ ᷆ و(و "

雷安性转

  
  震惊!凹凸大赛的第四名和第五名竟然变成了妹子!这究竟是人性的冷漠还是道德的扭曲?又或者是大赛的阴谋吗?让我们跟随记者的步伐,来探索这背后的真相……
  
    一个风和日丽的,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的早晨,雷狮海盗团发生了一件非常不普通的大事。
  是这样的,今天的卡米尔,也在一如既往地认真向雷狮打招呼:“早上好,大哥……噗!”
  “真少见啊,连卡米尔都这么失色的……噗!”
  这什么情况?为啥本来是他们老大的房间里,走出了两位美女?!
  所以说老大你终于要脱离你多年的处男身了吗真是可喜可贺但是一下子就两个妹子是不是有点受不住呢咳咳咳咳……
  等等,这俩美女的长相……怎么有点似曾相识?
  “所以说,为什么恶党你连个女性的衣服都没有啊,你不觉得穿着原本的衣服实在太暴露了吗?”
  “恕我直言,我房间里有女性的衣服才不对劲吧,难不成你不光智商有问题还是个变态,习惯房间里放着女装吗?”
  “你!早上正好没有运动,果然还是打一架吧!”
  “正合我意。”
  众人:“……哎哎哎?!!”
  “等等,卡米尔你去哪……”
  卡米尔:“回房间,重新起床。”
  
  于是在两位美女——这个称呼刚一出口雷狮的锤子就亮出来了——不情不愿的叙述下,众人终于明白过来原委。
  卡米尔冷静地复述道:“所以说,现在的情况是,大哥和这个……嗯,早上起床就发现自己变成了女孩子?”
  不愧是卡米尔,概括能力一如既往的强!
  卡米尔:“那么,你们两个为什么从一个房间里出来的?”
  雷狮:“……”
  安迷修:“……”
  不愧是卡米尔啊抓重点的能力也是一如既往的强呢哈哈哈……
  卡米尔看着瞬间跑出八百米远的两人,自言自语:“来个人追上他俩提醒他们一下,他俩现在的打扮跟走光没什么两样,不适合出现于人前的。”
  
  安迷修尴尬地拽拽身上的衬衫,本来他衬衫是很合身的,可惜变为女性之后身材也不一样,硬是穿出了男友衬衫的效果,惹得路上的行人频频侧目。
  雷狮其实也面临同样的尴尬,然而此人对比毫无自觉性,而且亮出武器自带谁敢多看一眼就弄死谁的光环,吓得路人赶紧跑路。
  安迷修试图打破一下尴尬:“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去买身女装?这样子似乎有点太……”
  雷狮:“真少见,你竟然会跟我用‘我们’这种称呼?”
  安迷修:“你一天不怼我会死吗!”
  雷狮:“不会,但是会不爽。”
  
  其实两个人虽然羞耻是那么羞耻了一下,但是内心是完全没发现事情严重性,毕竟凹凸大赛有着无限的可能性,所以说变为女性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对吧……
  抱着那种“过两天可能就会变回来了”
的淡定心态,两个人买了合适的女装之后就继续维持原状了。
  然而他们两个是无所谓,其他人却不能无视掉他俩的变化,比方说吧,原先他俩打架的时候,其他人围观打call毫无压力,然而自从性别变了之后——
  “大哥(其实卡米尔想改口叫大姐来着然而被瞪回去了)……那个……裙子……飞起来了……” 
  路人甲:“矮油,想不到雷狮竟然喜欢穿蓝白的哎,我还以为会是豹纹的。”
  路人乙:“安迷修竟然是白色的,嗷~”
  ……以上发言者现已加入肯の基豪华套餐,希望各位参赛者注意言行。
  
  再比如——
  安迷修:“为什么我明明没受伤却流了好多血?!”
  雷狮:“……这次不太想怼你,我也是。”
  凯莉:“哟~两位~需要女性必备卫○巾吗?凹凸出品,只要998积分,还附带使用说明哦~”
  
  佩利:“你们有没有觉得,老大最近好暴躁啊?他是不是想找人打架了?”
  帕洛斯:“……差不多吧。”
  
  路人们:“大佬们!我求你们了!快变回去吧!救命啊!!!”
  

性转什么的果断的两个人一起啊hhhh @白十七
  
 
  
  
  
  
  
  

凹凸牌扫地机器人

突然想到的一个脑洞,就是前段时间不是有人吐槽自家的二货扫地机器人,就莫名想到了这个…… @不得不换号的倒霉白十七 第二个甜饼,给你给你。

  
  
  您好!欢迎使用凹凸系列电子智能扫地机器人!
  凹凸系列电子产品,一向以外观出众、智能高端、续航时间长等为广大用户所喜爱。
  目前凹凸扫地机器人好评最高的两款,金和安迷修,推荐您购买。
  金款扫地机器人,性格活泼,在扫地的同时还可以为您唱歌,让您感到不再寂寞!同时采用优秀的“矢量系列”拖把头,保证您回家后享受到最干净清新的地面。
  但因为智能化自身限制,推荐您购买金的同时购买格瑞款充电器,否则金可能会因为马虎忘记自己充电,而被遗忘在床下等您拖出来。而格瑞款充电器,可以自行检测金的电量状态,可在其低电量时发出警告声音“笨蛋,回来充电!”,而保证金的续航时间。
  
  安迷修款,如果您是女性的话强烈推荐您购买这款,因其自身智能的特殊经常受到广大女性的好评。比起金来这款更加细心,可以为您扫清一切边边角角,同时自带制冷制热功能,把您的屋子营造出真正的冬暖夏凉!
  充电器可以使用任何一款,安迷修与任意凹凸系列充电器皆可兼容,但使用雷狮款充电器的用户请注意,使用雷狮款充电器时安迷修的充电速度会加快,但同时开启“嘴炮”功能,会容易与雷狮充电器互怼一天值到自己没电,大大影响工作效率,请用户慎重选择!
  
  感谢您的使用,凹凸系列产品竭诚为您服务。

有人要买吗hhh

#雷安# 风沙(土匪攻x武林盟主受)

   @不得不换号的倒霉白十七 虽然你说叫风雪但是我看了看文发现不仅没雪还全是沙子……所以就……
相信我是甜的!不甜你就……不甜你也拿我没辙略略略~

以及写了一个有点吃货的安,所以感觉会ooc吧……
凹凸的名字太欧风了,尤其武器名……


  北地的气候,向来是风沙弥漫,便是在相对温和的秋季,也是狂风呼啸的,过路的行人往往走不多远就得在沿途的茶馆歇息。
  当然,说是茶馆,其实也不过是随意搭了个棚子,摆上几张破桌,给些泛着油光的粗茶,让人喘口气歇脚罢了。
  “过了这条道,便是那位的山头了,诸位一定要记得,低调低调,只要不作死,我还是能保你们平安无事的。”
  旁边几个年轻人哆嗦一下,连忙纷纷称是,低头乖巧喝茶,偏一人不懂气氛,凑过去问:“‘那位’是说那个土匪雷狮吗?”
  众人倒抽一口冷气,之前说话的那大胡子连忙冲他摆手,却又想起什么似的叹口气:“就是他,再往前走不远就是他的地界了,千万别去惹啊。”
  “哦,那就没错了,”那人站起身来,微笑道,“本就是要去剿匪,正愁找不到地,多谢各位了。”
  “……”许是这话太惊世骇俗,众人竟然一时间都忘了反应,只目瞪口呆目送此人离去。
  等那人已走远,大胡子才反应过来,连忙起身:“快快快跟上啊!”
  “啊?”其他人一脸迷茫。
  “这可是挑衅雷狮的啊!想想,这都多久没人了,上一个找死的现在坟头草都三米高了!这热闹错过了还能遇得到吗!”
  
  
  安迷修其实本人并没有那种“我说了什么找死的话”的感受,事实上他现在浑身上下都不太爽,风沙这么大,吹得他口鼻发干,总觉得连头发里都被吹满了沙子。
  那波土匪住在这不嫌吹得慌吗!
  这个疑问等到了地方就自然解开了,雷狮他们不知道是怎样选的地方,附近的山巧妙地挡住了那些肆虐的疾风,这里竟然算得上是温和的。
  唉,虽然师父之前说让他剿匪,可问题是怎么剿?要不先把领头的打败了试试?
  想到这里,他就干脆运起内力,喊道:“雷狮~出来~”
  随之而来看热闹的一行人不由得一震,这内力格外的深厚,以这人的年龄来说简直可以说不可思议了。
  “看,看那里……”
  一人轻盈地从山坡上跃下来,轻松的程度让人难以置信他背后还背着一个巨大的锤子,而紧蹙的眉头显然表明此时他的心情十分不好。
  “最好你叫我的理由比较让我感兴趣,不然你今天就死定了。”雷狮淡淡道。
  这位让很多人连名字都不敢提的人,意外的年轻,而且十分英俊,想必还是很招女孩子喜欢的。
  安迷修点点头:“好吧,在下是来剿匪的。”
  “……”一片死寂。
  雷狮沉默了一下:“我们这不是医馆,不治脑子坏掉的病人。”
  安迷修打开背着的包裹,取出两把剑来:“你说谁脑子坏了呢!”
  “当然是……”雷狮避开突然劈过来的凌厉剑锋,背后的锤子被他拿着重重砸了过去,“说你啊。”
  安迷修身后便是山石,如此气势汹汹的一击他显然避无可避,不过他似乎本来也没打算后退,只扬起剑来格挡。
  围观众人忍不住发出惊呼,就连雷狮也有些惊讶地挑了下眉,虽然他还并未使出全力,但能挡住这一下的江湖上确实寥寥无几:“很可以啊,不过,这种程度的话,似乎还不够……”
  “是你才这种程度吧!再不认真的话可要受伤了哦?”安迷修突然跳起来,两柄剑似乎重量不同,但攻击相辅相成,同时又把自身的命门护的严密。
  “哎等等,这个武器!”一旁的人惊讶出声,“莫非是那位武林盟主的徒弟,据说自创出的心法,被称为‘冷热流’的那位?”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两位的对战就有意思了吧……”
  甚至还有人果断开了赌局:“来来来,压哪位赢的,买定离手啊!”
  
  然而高手之间的比武既可以一瞬结束,也可以打到三天三夜不分输赢,而这两人显然是后者的情况,从午时一直打到月出,围观者们都忍不住拿了干粮啃了,这两人却还丝毫不见颓色。
  忽然安迷修撤剑跃到一旁:“我饿了。”
  “……”
  “真的,”安迷修重复,“我刚刚闻到有人在吃桂花糕了,我也想吃。”
  卧槽您这是什么鼻子啊!话说比武的时候分神想吃的真的没问题?
  “……”雷狮想想,“你跟我回寨子里,就有吃的了。”
  围观众:……嗯???
  “真的假的?我看这边荒山野岭的能有吃的?”安迷修不信任地看他。
  “你爱吃不吃呗,反正你有本事再往前走个两千里,可能就有客栈了吧。”
  “我也没说我不吃啊。”
  
  
  围观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人潇洒地飘走,只觉得天灵盖上劈下一道道雷。
  什么情况?你俩咋就走了呢?那这算谁赢啊!
  只有一开始开赌的那人喜笑颜开:“啊哈哈哈这算平手啊,庄家赢哈哈哈……”
  
  
  于是之后,江湖沸沸扬扬地传出了,关于,盟主之徒和某土匪头子是断袖,并且一见钟情,的传言……
  
  
  在寨子里啃鸡翅的安迷修:啊?啥?断袖是什么?不管了还是吃东西吧,这寨子的东西好好吃( ̄▽ ̄)~*